上清禹余真传度厄得道宝录

《灭运图录》石轩、孟霓裳、莫渊、左圣童子

《灭运图录》再次阅读结束时的有感而发


  初碰《灭运》,是在2014年暑假期间。那之前我迷恋上了一部至今非常火热的小说,在大势所趋之下半是被迫半是主动地进入了其圈子,本来打算作为主角的粉丝守护他直到激情褪去(到了如今这年纪,我已经不会再说什么爱你一辈子之类的话了,不过是书中人,走不出来也就如石道长所不齿的“将他人之道作为己之道”,徒虚幻耳),但入圈不久就被其庞杂纷繁的圈子中过于咄咄逼人的那部分以我认为触碰到我底线侵犯到我权益的方式逼了出来。其实那时我对主角的激情并未消散,之后也搜集了他不少东西,信自欣赏着。但随着时光流逝,不得不说,我已经对他只剩下怀念了。
  当我被网络暴力伤害之后,我机缘巧合读到《灭运图录》,一气呵成地读完,深陷石道长个人魅力的“牢笼”中,直至今日,或许之后还会有好些时日,不管这种情绪会持续到什么时候,我都会感怀石道长对我的激励。

  石头“一剑起自心海中,也斩他人也斩我”是我最推崇的一句话,作为我的QQ签名到现在将将一年,在看书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认为,有剑才是石轩,阴阳混洞神光虽然一直是石头的最强手段之一,但合道之前两万年用了几次?可石头证道大罗后为造灭运图录半成品毫不犹豫地舍四大飞剑,我知道这是最正确的选择,但惋惜之情亦难以排解,可见我的道心多么不稳,没有经历过石头的那些磨砺我怎么可能达到他的道心水平?!当然合道阴阳时造化阻道时灭运图录与阴阳大道相比也是“末”,亦被舍弃。不止这两次大的舍弃,小到迷魂幡被弃我都生出难过失望的念头——也可见我在现实中多少该舍弃的不舍,舍本逐末,浪费了多少机缘,可叹啊。
  有些人说石头一步步成长多少万字,玉景道人一出场他就沦为配角,光华尽黯。玉景道人的确厉害,的确惊艳,尤其除去弥勒佛主那一段实在令人叹为观止。但如我石道长言,玉景道人的“杀尽苍生杀金仙,再斩造化证永恒”是他的道,不是石轩的道,不是我的道。而我作为书外之人更是可以说我鄙弃他的道,我做不到周公的“圣王”,但我也在向着“真善美”不懈前进,他的道对我来说就是邪道歪道。故而玉景道人再怎样也取代不了石轩在我心里的光辉。与之相近的还有五行道祖、生死道祖、太素道人、太玄道人等等我喜欢却不会以他们为标杆的人物。

  除了石轩这位大主角,我最喜爱的人物便是孟霓裳孟前辈了。
  “点点滴滴,在石轩心中流淌而过,最后定格而成三个画面,一是万仙大殿时的初见,二是时光秘洞中,孟霓裳推开自己,挡住烛九阴,然后被自己阴阳二气瓶所救的一幕,三是刚才漫步街头,除了正事之外,一贯寡言少语的孟霓裳絮絮叨叨啰嗦着的画面。”
  万仙大殿初见,我对其没有惊艳,毕竟《灭运》中男性角色还有满脸疙瘩的魔君,女性角色却没有丑的。真正让我产生好感对她不再是路人的情节是,修补地膜完毕后她施法将诸位真人聚拢,不让其中一些人在猝不及防下陨落于仇家手里,其中当然也包括石轩。
  时光秘洞里,她和石头的互动简直让我心动,阴阳二气瓶的运用恰到好处,让人看了直呼痛快!
  她道心之衰全面发作之际与石头漫步街头,那段我是用听书软件听的。要知道,作为修仙文,它有热血沸腾的情节,有危机紧迫的情节,但《灭运图录》第八卷 与道合真凝三花  中  第五十章 千树万树银花放  和第五十一章 万古冰棺封霓裳  真是感动我到落泪。用贴吧里一个帖子的话来讲,就是“太美了”!
  石轩是我的男神,孟霓裳是我的女神,两位禹余天的大人物!

  再是莫渊师父。莫渊实际上出场不多,我对他印象最深的还是在收徒仪式上把那盏小灯传给石轩的那一幕。莫渊很是满足了我对于师长的幻想——不苟言笑却不是无情之人,在理论上能与弟子说法,在实践中能制造机会锻炼弟子,对弟子饱含舐犊之情。石轩拜入莫渊座下时已经是好几十岁的人了,莫渊也一直是个少年道人的模样,石轩对他可能不会产生如父的感情,但孺慕之情怎么可能会少?莫渊和石轩,就是我心中最和谐的一对师徒。
  还有玉婆婆这位大前辈,绾儿、景儿、彻儿三个弟子,剑通慧、孔然、墨景秋、寒镜等诸位好友。其中方氏可以说是陪伴石轩最久的配角了,比绾儿还早那么几章出场,是除了石轩最为贯穿全书的人物了。
  《灭运图录》刻画人物很是精彩,人物形象少有重叠。像莫渊和孟前辈都是性情清冷之人,但一个腹黑,一个是万事不萦于心。男性、女性角色都塑造得深合我心。现在其它的一些网络小说,起点文少有尊重女性的,男主龙傲天居多;有些言情类的(BG、BL、GL),女性角色抖M,或是没有抗争抗争精神,或是没有上进心,宣扬混吃等死、拜金主义,几千年的封建残余仔细看里面都有,即就是女强文也是女强男更强,这些作者内心深处就没有斩破一切的思维和胆量,她们还陷在几千年男强女弱的必然思维里。《灭运》里持赞扬的绝对不是依附他人,不管是男是女;成就大道的也绝对不会是那些人,不管是男是女!

  第一回看完之后光顾着激动了,啥也没写。到处找读后感、细节分析和同人看。圈子淡就是这点儿不好——能看入眼的同人太少了!跟《灭运》原文对不上号的、原书都没看完整过就瞎写的就不提了,OOC的也看不下……种种寻找之后,发觉,原书这么庞大,这么精彩,我又为什么要舍本逐末?于是我又转回去看第二遍。但这一次我看的时间就长多了,到今天,也就是2016年4月17日,花了将近一年,对于我,不忘了细节,重看就难以继续。现在我依然等待着好同人,但重心肯定是放在《灭运图录》上,我会继续看第三遍的。

  想到什么再说吧(^~^)

读书随笔记

4月7日

  “景仁,小师叔最后再送你一句话,小心机关算尽,反误了卿卿性命。我出身凡俗豪门世家,这些事情见过、听过太多。”
+琅霞真君、施景仁可以都算是反派角色,我也并不喜欢这两个人,然而琅霞真君这句话中的舐犊之情和施景仁对其的孺慕之情真让人戚戚然。

  石轩深吸了一口气,温和随意的气质一变,仿佛一口出鞘的宝剑,凌厉剑意直冲云霄,淡然却坚定地道:“石某以剑试之!”
+石头,你太帅了!孟前辈要是能晚个千八百年出生,真是个很好的伴侣人选啊!

4月10日

“石某只是顺手而为,再说走过一趟试剑路后,我们仇怨已是解开,之后沈道友还无私指点我获得那两仪道法,算是有一番交情在,石某既然能力足够,又岂会见死不救。”石轩略略谦让,“好了,沈道友快进来,救人如救火,不能耽搁了,这是一点灵液,你服食之后能有助于恢复伤势。”
+哈哈,可以想见石道长急匆匆的样子了。人生有一友如此,实乃幸事!孟真君,实在是羡慕你啊!

4月13日

“层层束缚、重重险阻可曾斩得?”石轩悠然问道。
  墨景秋嫣然一笑:“尽可斩得。”
+宇极鼎内藏混元金斗的末法之地,两位三劫大能一身修为尽皆丧失,只得锻体巅峰(石轩一穿越过来就不止锻体修为了好吗),还能如此心境,没有丝毫慌乱,不愧是三劫天仙真君!

“居然真的动手了,还敢当街杀人,不怕朝廷律法,周围兵丁和烂陀族族人吗?”守门将官没想到这一男一女看起来卖相不俗,却是杀人不眨眼的亡命之徒,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进城之后被那啥啥族人阻拦要强买强卖由石道长随手捏制的锻体巅峰骏马,石道长废话也不多讲,chua--和墨道友拔出刀就杀起挡道人来,周围那啥啥族人和它们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
废话,石头和墨景秋这N万年来杀生比你吃的米粒还多好吗?

4月14日

莫渊摇了摇头:“可惜。”
话音刚落,天地一暗,一道紫色雷霆划破长空,照亮一域,浩浩荡荡地劈了下来,恐怖异常。
“你竟然现在就引动九霄神雷劫!”高光启只觉自家第四次天劫也要降临了,那是又惊又怒,完全没想到莫渊会在这个时候引动九霄神雷劫。
+师傅不愧是师傅!神皇这渣子,看着石头快渡天人第五衰了,就对蓬莱派极力打压,恨得我牙痒痒。等着瞧吧,还有不到十章石头就成无衰无劫大罗仙了,而且一成就灭了你和你的大世界满门!

4月15日

由于从慕容映雪那里打探到消息,方找到此处失道混沌,于是石轩开口问道:“无妨,石某将要离开此地了,不过还得向小友打探一点事情。”
+重点在“小友”二字啊~这里的路人甲焦如海两万年左右成四劫天君,而石道君现在肯定不到两万岁,哈哈,“小友”二字真是让我们读者这种与之识于微末的人猛然间意识到:石轩真的已经证道大罗了,不再是当初那个初入蓬莱青涩的修士了!

4月17日

其后,她继续道:“我如果不能渡过道心之衰,那自然万事休提,而若能够证道大罗,呵呵,至少石轩你称呼我前辈时,我不会这么别扭了。”说着说着,孟霓裳忽然浅浅一笑,略带戏谑,就像冰河融化,寒梅绽放,光耀一室,美不胜收。
“啊?”石轩微微一愣,从初见孟霓裳到现在,万多年过去,这还是第一次看见她的笑容,果真美到极点。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喜欢孟前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石头是我男神,孟前辈是我女神啊!

4月17日

终于看完了。

【想写同人】

  很喜欢石头,很喜欢灭运的架构,但不敢写以石头为主角的同人——石道长这样的仙人,也只有当年的乌贼道人能写得出来,现在的他都不一定能行。

  所以我为了满足自己对灭运世界的憧憬,想写一篇同人,主角是由天玄天下品金丹宗师转世重修而来,其中天玄天是我依据原文取名规律杜撰出来的石头证道造化之后开辟的大世界的名字。石头在里面就和灭运中几大造化一样,但是由于我对石头的极度崇拜,石头绝对是超越主角的存在,没办法,谁让这是同人呢?

笔记

  读《灭运图录》有几天了,现在进度第四卷将尽。

  莫渊成就阴神出了禹余大世界,本是戏份挺少的一个角色,但我却不得不喜欢他。“修炼狂魔”“冷面雷君”“石轩师傅”……种种身份都吸引我这个读者。

  “修炼狂魔”啥的,认真的人都是有魅力的,所以石轩莫渊都喜欢。

  “冷面雷君”啥的,我不是爱冰山,而是爱雷君
~( ̄▽ ̄~)~随手甩雷神马的,自带灯光、BGM啥的是不是很酷炫?莫渊石轩都会“打雷”,让我喜欢得紧啊~

  “石轩师傅”这个就是惯常的读者代入主角思维了,有这么粗的大腿一根,此时不抱,更待何时?


“而且楼忆之与自家师傅有些相似,都是无表情一族,石轩已经习惯了。不过石轩突发奇想,要是楼忆之与师傅两人见面,会是怎样一副冷场的表现。”
(ಡωಡ) 拉郎配的念头在我脑中一闪而过,毕竟不是真爱冰山。


夺天公子(๑• . •๑)
是不是就是龙傲天?
看到那段凄惨身世(づ ●─● )づ真是不好意思地笑喷了~